深圳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广州军区武汉总医院自黑两医生乱开抗生素被

发布时间:2019-10-13 04:58:27 编辑:笔名

  广州军区武汉总医院“自黑” 两医生乱开抗生素被取消处方权

  武汉晨报讯(王春岚 通讯员彭绍荣 李锐)抗生素,人们习惯称它为“消炎药”,遇到头疼脑热,很多人习惯吃上几片。因为超标使用抗生素,两名医生被“剥夺”3个月看病开处方的权限。昨日,广州军区武汉总医院自曝“家丑”。

  医院没有公布当事医生姓名及所在科室,但据打探,两名医生所在的科室手术量较大。因为科室用药把关不严,两位科室主任也被诫勉谈话。

  据了解,这是2014年度该院开出的第4张“电子罚单”。医院自主研发了抗生素使用监管休眠系统、电子病历纠错系统等。每季度,医院会统计使用数量和金额最高的抗生素,对其进行为期3个月的“休眠”;同一品规抗生素两次触碰“休眠”红线,即被终止使用。电子监控平台负责适时点评处方和医嘱,对滥用药和乱检查的行为直接给医生发出警告邮件。同时,系统将自动“休眠”该医生的处方权3个月。

  医生多开抗生素,会被处罚。对此,患者怎么看?昨日,在广州军区武汉总医院随机做了一个调查,多数年轻人为医院的“自黑”行为点赞。

  在该院等待做产检的李女士说,以前医患信息不对称,医生开什么药,自己就用什么药。几年前曾因感冒上医院,一来就用上抗生素,打一次针要200多元。现在处方规范了,医生会要求先做血常规检查,再判断是否需要用抗生素,感觉看病有了更多的知情权。

  1

  病亾

  用高级抗生素见效快

  与年轻人相比,部分老年市民对限用抗生素还存在不解。

  市民秦先生前不久感冒,做血常规检查显示有细菌感染,在社区医院打抗生素。医生用的是青霉素,打一针才22元。

  打了两天,秦先生觉得感冒症状依然很严重,认为是社区医院的抗生素太便宜,所以效果不好,又转到一家三甲医院,要求医生改打“高级的头孢类抗生素”,打了两针,花了400多元钱,症状大为缓解。

  “要用就用高级抗生素。如果不让医生用,病怎会好得那么快?!”秦先生说,如果限制医生开“高级抗生素”,对病人来说不公平。

  医疗界有个说法,“口碑好的医尾”,意思是刚生病时看病,用药效果来得慢;等病程到了尾端再看病,效果就很显着。像秦先生这种情况,很可能是病情逐渐好转,而非药效有差别。

  武汉市第三医院临床药师张恩锦说,市民对抗生素存在不少误区,比如感冒药要和抗生素一起吃才有效、抗生素必须吃满7天才能防止耐药性等。这也是导致滥用的原因之一。实际上,抗感染依然是临床医生最难做的决策。

  以普通感冒为例,如是病毒感染引起,属于自限性疾病,只要多喝水、注意休息,7天左右就能自愈;如果合并有细菌感染,才需要使用抗生素。这得找医生抽血检查才能判断。接下来得判断是由何种细菌引发的感染,再有针对性使用抗生素。至于何时停药,也得参照病症和临床指标才能确定。抗生素最好在医生指导下使用,不要随便去药店乱买瞎用。

  2

  医生

  乱用抗生素当心耐药

  看病贵,贵在药费;药贵,主要贵在抗生素。许多人认为抗生素是万能消炎药,头痛感冒只要用上抗生素,病就好得快。

  有调查资料显示,我国住院病人抗生素使用率为56%,其中最高者接近99%;而国外的平均数字为30%。

  广州军区武汉总医院临床药理科主任辛华雯解析,滥用抗生素已成为基层医疗的待解难题,必须严厉监管。

  控制超限用抗生素,可防止耐药性。过去常用的氯霉素,伤寒杆菌对其耐药性可达90%;革兰氏阴性杆菌对过去常用的链霉素、庆大霉素耐药率达75%以上,“因为长期过量使用抗生素,耐药性增加,‘包治百病’变成‘用了没效’,增加治疗难度,甚至导致死亡,结果很可怕”。

  控制超限用抗生素,可减轻患者负担。过去病人入院后,抗生素一直用到出院为止,超限、超量,既不科学,又为病人增加药费负担。控制使用抗生素后,这方面费用大为减少。

  控制超限用抗生素,可提高用药安全性。多种药物联合使用,不仅安全性差,还会有更多不良反应,用药风险增加。

  释疑

  医院为什么“自黑”

  老百姓都怕看病难、看病贵。降低药占比,为病人减轻经济负担,成为医改的重点诉求之一。但对医院来说,主动监察“大处方”、主动曝光违规医生,用络流行语来形容,简直是“自黑”行为。

  “抓医德医风,就要敢于唱黑脸,把板子打到具体人身上。”广州军区武汉总医院院长周赤龙说,看似“自黑”的行为,却为医院带来美誉,赢得了患者的心。该院并非武汉地区首个“自黑”的医院。近年来,随着智慧医疗的建设,武汉绝大多数医院都引进电子监察系统,对处方及开方医生进行监管。

  普仁医院:乱开处方的医生会上“黑榜”

  武汉市普仁医院的门诊大厅里,显眼位置有个大的LED电子显示屏,常年公示违规处方黑名单。2013年12月,骨科、神经内科共5名医生“上榜”,原因包括过度预防性用药、处方超时超量等。病人走进医院,首先关注到的就是这份名单。

  “榜单”由医院处方点评小组确定,他们每月不定期随机抽查门诊处方单,由4位临床药师对近万张处方单进行分析,找出大处方单、监控用药情况;同时,对用药情况进行动态监测,发现用量较大的辅助药品和用药量波动异常的药品,作为重点管理对象,抽查科室,再具体到医生个人。

  处罚来源权威、数据真实,“上榜”医生说,被罚得心服口服,此后开处方相当注意,用药更加合理。

  市普仁医院甚至将每月违规开处方的医生,对外公布在门诊楼的电子屏上。看似“自黑”的行为,却为医院带来美誉和提升。

  据武汉市普仁医院药学部负责人罗洁丽介绍,医院目前门诊量增长25%,住院量增长15%;患者满意度调查显示,满意度基本在98%左右;医生开处方、用药越来越谨慎,以前每月处罚5名医生,现在每月最多只有两三人因此受罚。

  天佑医院:8毛钱青霉素占据门诊用药榜首

  从2006年起,天佑医院每月张榜公布抗生素用量和金额前十位的医生,接受医院和病人的双重监督,以此来严格限制大处方。

  连续3个月排名前三位的高价抗生素,剔出用药目录;每月用药金额排名前十位的医生,如处方金额与医生接诊情况不吻合,要严肃处理。

  因为“大处方”或“问题处方”,有医生被转岗。通过严管处方,门诊用药榜首变成了8毛一支的青霉素。不少病人仅用几十元钱就看好了病,出院患者人均费用也明显下降,减负效果很好,患者满意度高达98%。

  王春岚 黎清

  通讯员李锐 尹茜 樊颖

历史
中药方剂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