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热血英雄 封魔城8

发布时间:2019-10-12 19:45:32 编辑:笔名

热血英雄 封魔城8

原来,念风在中心广场接到天尊派人传来彻退命令后,心中大惊,暗道:“怎么刚刚才半天工夫,就喊彻退,难道封魔城连半天时间都守不住吗?”当下一边通知下去从‘同心xiǎo径’彻退;一边向来人打听阵前的情况。当听到天尊为了拖延时间,准备带人冲出城与魔军拼命时,那里还能安心的疏导人流,纵身就向城门冲去,来到城门下,振臂一呼,立即就有两千多人自愿跟随他杀出城,于是就出现了前面的一幕。

阻击的变异野猪方队腹背受敌,顿时就慌了手脚,乱哄哄的即想顾前又想顾后,结果两头都组织不起有效的抵抗,看模样在攻城的变异野猪还来不及抽身协助之前,就会被击溃,如此一来石头锤手组成的口袋只怕还装不到一半,这个‘dǐng盖’就会被揭掉,虹魔教主眼见这一幕,脸上阴笑顿时凝固成铁,续而将双手捏的‘咔咔’作响,鼻孔呼呼喘着粗气。

虹魔教主的计谋真的会落空吗?可它又怎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如意算盘就这样散落。只听一声长啸,虹魔教主化作一道绿光,跨过蓄水沟,穿过零乱的石头弓箭手方队,快若闪电的向反冲队直扑而去。反冲队一万多人的队伍,连绵一里多长的距离,硬是被这绿光从中间撕开,恍若快船在水面划过一道长长的水迹,其所挟带的强大的劲风吹得两边的人群如水波般向两旁荡去,径直冲向最前面的天尊。

天尊只觉一股铺天盖地的劲风从背面而来,直抵自己背心。心中大骇,可这时想要躲避已是不及,百忙中,忙运起精神力,使出一招“神圣战甲术”。这“神圣战甲术”乃道士的一门防身绝学,如名所言,以强大的精神力为依托,在周身形成一股混蚀之气。使施展人就如同穿上了一件战甲,而在前面加上“神圣”二字,则更显这战甲的坚固,这混沌之气的神奇。

那强大的劲风,在遇到天尊身上的混蚀之气后,便如撞到了一睹无形的墙上。立即被弹了回去,而绿影也顺势向旁边飘去,停在了离天尊三丈有余的位置,正好挡在了封魔人撤退的必经之道上。

虹魔教主缓缓转过身来,耀眼的阳光下,一头蓬松杂乱的绿发,一双垂于身前的超乎寻常的细臂,尖利的长甲上还滴着diǎndiǎn殷红。在反冲队内部,一条笔直的从队前一直贯通到队尾的血路上,散落着几十具被撕成碎片的尸体。一万多人的队伍被虹魔教主这天方夜谭般的速度实实在在的震慑在了原地。

天尊虽有混蚀之力护体,仍觉背心阵阵生痛,余光瞥了眼身侧的那条血路,脸色一片苍白。暗思道:“在这么快的速度之下,连连施展这样的杀手,这需要多么敏捷的身手,多么强大的力量。这。。。。这到底是个什么怪物。”

然而这也只是一瞬间的事,在下一个瞬间,他已是三张火符出手。分上、中、下三路同时向虹魔教主射去,要乘虹魔教主立足未稳之时,打它个措手不及。

三张火符在天尊强大精神力的支撑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呈一条直线向虹魔教主射去。可眼看就要打在虹魔教主身上,却不知虹魔教主使了个什么手段,三张火符竟从它身上穿身而过,仿佛站在那里的虹魔教主只是个虚影,并不是一个有血有肉,有形有影的怪物。

天尊这下心中更惊,龙纹剑虽在手中一直嗡嗡作响,却再不敢贸然出手。

虹魔教主见天尊向自己动手,嘴角泛起一丝鄙夷,尖嘴獠牙间挤出一丝冷笑:“蓝天,你就是这样和老朋友打招呼的吗?”

见虹魔教主竟説出了人话,而且还喊出了自己的名字,天尊这一惊更甚,心中暗道;“它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而且这声音,这声音怎么那么熟悉。”

望着天尊一脸茫然,虹魔教主“呵呵”冷笑道:“怎么连老朋友都忘记了吗?我可时时刻刻都记着你呀!”

听着这声音,天尊脑海里突然闪出一个人来:“难道,难道你是无敌。”

见天尊説出自己的名字,虹魔教主又是“哈哈”两声狂笑:“看来,我还没有完全从你心底消失嘛。”

见虹魔教主真的承认自己就是无敌,天尊心头一颤“你。。。。你真是无敌?怎么变成这个模样?”

这一句可能是正好问到虹魔教主的心病上。脸上鄙夷,轻蔑的表情霎时变成了愤怒。从牙齿缝一个字一个字的挤出来道:“这不全都拜你所赐吗?”

原来,这虹魔教主不是别人,正是三年前败在天尊手下的无敌。这无敌也是封魔城人,而且天生聪慧,酷爱武学。乃封魔城百年难遇的一个奇才。三年前,先帝去世。封魔城老城主受三个城邦的共同推举。成为了新帝

。这样一来,封魔城就必须新选出一位城主。他以为凭自己的能力,肯定会被推选为新城主,可最后封魔人却推选了同样出色,切稳重沉着的蓝天做了城主。无敌一怒之下,前往比齐王城寻找新帝,希望新帝能下诏书,推翻封魔人的推举立自己为城主,可帝一眼就看穿了他的来意,断然拒绝了他的要求,并委婉的告诉他他身上戾气太重,劝他做事不要太过偏激,应休养心志,服从封魔人的选择。可这时的无敌早已经被名利冲晕了头脑,那里还听得进帝的劝告。回到封魔城就向天尊下了战书,非要在众目睽睽之下打败他夺过城主之位不可,天尊实在推辞不过,最后只得答应他在封魔城墙上决战。于是,就出现在本章开头的那一幕。双方都是道士中的dǐng尖人物,对道士的各种技能也都是烂熟于胸。这一打就直接从清晨打到了黄昏,双方始终不分高下,最后无敌忍耐不住,连使险招,想出奇制胜,不想偷鸡不成失把米,反被天尊抓住一次空隙,一拳打在了胸口。高手过招,胜负就在分毫之间。无敌当时面如土色,心如死灰,望着城下欢呼跳跃的人群,一时羞愧难当,续而心生恨意,觉得所有人都有意与自己过不去,所有人都是在嘲笑自己。于是,仇恨的种了就这样埋在他的心里。

决战的当天晚上,无敌就离开了封魔城,他痛恨帝偏袒天尊,痛恨封魔人对他的轻视,进而痛恨整个人类。自然也就不会去比齐城和苍月城。于是,他就在沃玛森林和白日门内四处游荡,风餐露宿,吃尽了苦头。二个月后的一天,他正在白日门内游荡,冥冥之中被一股神秘的力量吸引,来到了赤月峡谷内。在赤月峡谷的最深处,他看见了两棵枝繁叶茂的千年古树。茂密的树冠遮蔽了整个峡谷上空,使谷底阴暗潮湿,神秘诡谲。

无敌不知道自己怎么会鬼使神差的跑到这里,看着这阴森的一幕,心中不免有些害怕,刚准备离去,峡谷中却突然传出一个声音:“你知道你为什么会到这里来吗?”

无敌闻言大吃一惊,环视四周却并不见一个人影,正觉奇怪,那声音又一次响起:“不要找了,我就在你的前方。”

无敌忙寻声向前望去,但见在那两棵古树之间,有一团黑影如蜘蛛般悬浮在空中,此外再无别物,不由开口问道:“你是谁?”

那黑影道:“先不要问我是谁,先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到这里来?”

“我为什么到这里来?”无敌重复着黑影的话,心下也是一片茫然,一抬头怒声道:“我为什么到这里用不着你管。你到底是谁,在这里干什么?”

“呼。”一阵大风突然从两树间刮起,吹的无敌站不住脚。“年轻人,不要对我这么凶。我在这里自然有在这里的理由,只是你还没有回答我的话。”説完霎时又风平如初。

无敌这下领教到了厉害,不敢在口出狂言,老老实实的道:“我只是到处逛逛,路过这里而已。”

那黑影抖了抖,似乎在摇头否认无敌的回答:“年青人,你为什么要欺骗你自己,欺骗你自己的内心。”

无敌干咳两声:“听你的意思好像知道我为什么会到这里。?”

“你到这里来是因为你心中有恨。”

“我心中有恨?”无敌瞥了一眼黑影。

“不错,你心中有恨,你痛恨这个世界的不公平,痛恨为什么付出了没有回报,痛恨别人对你的嘲笑,对你的轻视。”

这句话就像一只无形的手一下触碰到无敌心中最深处的痛,一时只觉得自己心头还未干的伤疤又被人揭了开来。愤怒,仇恨不禁的一下子全都拥上了心头,当下也忘记了刚才狂风呼啸,手中无极棍对着黑暗一指,大吼道:“你到底是谁,你是不是也在嘲笑我,是不是也看不起我。”

那黑影淡淡的道:“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能够帮助你、能够抚平你心头的创伤,一个愿意帮助你的人,又怎么会嘲笑你呢?”

无敌缓缓将手中无极棍收回,一幅不相信的表情:“就凭你?你怎么帮我?”

黑影又抖了抖,似乎对无敌收回无极棍的动作很满意,道:“我可以赐于你无上的力量,让你带着那些跟你一样充满仇恨的各种精灵,去发泄你们的愤怒、洗清你们的冤屈,让天地间重归和谐,。”

“你这是什么意思?什么跟我一样的精灵?又怎么发泄我的愤怒。洗清我的冤屈?”

黑影道;“这个世界本来和平美好,可人类的贪婪却让她满目疮痍。只有消灭了人类,这个世界才能恢复原状,你受他们嘲弄轻视,心中的恨便是因他们而起,难道你就从没有想过杀光所有的人类为自己报仇吗?”

无敌听完不由从背后冒出一股冷气,颤声道:“可我,我也是人类。我这样做,我又算什么。”

“不,你帮助了我们,你就是我们中的一员,你将是这场盛典的见证者。到那时,将再没人怀疑你的能力,也不复再有人嘲笑你、轻视你。”

耳听黑影的声音,无敌脑海中又出现了帝严历的脸庞,无情的拒绝及封魔城下那些掌声和欢笑。然而心中仍自犹豫:“这样做,对吗?”

“怎么,难道你忘了他们是怎么对你的吗?他们对你无情,你又何必对他们有意?等消灭了人类,你就站在了权利的巅峰,又那来对错之分。”

无敌的心中本已充满了愤恨,在黑影的**煽动下,那愤恨更是成倍的增长。当下把牙一咬,狠狠地道:“好,就让他们看看谁才是真正的强者。”

黑影再次抖了抖,像是在赞许无敌的决定,一股黑气缓缓从两树间伸出,就像从黑暗中伸出了一只触角,缓缓缠绕在无敌周围,续而将其紧紧的裹在其中。无敌也在不知不觉中闭上了眼睛。

当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无敌就变成了现在的这个模样,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在赤月峡谷内响起,从此他不再是无敌,而成了虹魔教主。而这以后对它外表的描述,就成了它心中最深沉的痛。

去太原市迎泽区中医医院褥疮烧伤科怎么坐车
长春华山银屑病医院地方在哪
到太原市迎泽区中医医院褥疮烧伤科怎么走
长春华山银屑病医院是哪级医院
去太原市迎泽区中医医院褥疮烧伤科怎么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