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可再生能源法修草案将电网企业一军

发布时间:2019-09-13 22:55:10 编辑:笔名

《可再生能源法修草案》将电企业一军

《可再生能源法》实施将近四年即面临修订,速度之快实属少有。反映出我国政府对可再生能源的高度关注和该产业的快速发展态势。数年的实践表明,可再生能源法已显滞后,修正势在必行。此次是首次审议《可再生能源法修正案》,今后仍需继续讨论,其原因既有对修正条款的深层次探讨,也有对修正案还未涉及内容的强烈呼吁。相信随着可再生能源法的修正和新能源产业的规划的最终敲定,我国的可再生能源和新能源的发展将大大加快步伐。

2005年2月28日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四次会议上,《可再生能源法》以高票通过。2006年1月1日,该法正式实施。2009年8月24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首次审议可再生能源法修正案草案。

修正案草案可以体现为“突出三原则,修改六条款”。

据了解,突出统筹规划原则、市场配置与政府宏观调控相结合原则和国家扶持资金集中统一使用原则。根据三原则,相应修改现行《可再生能源法》第八、九、十四、二十、二十四和二十九条。

各级规划要唱协奏曲

重视统筹规划原则,是因为近年来我国可再生能源发展出现了规划缺乏足够的资源评价规划、国家和地方规划缺乏衔接、发电规划与电规划不协调和一些地方盲目扩大可再生能源发电规模等现象。

为此,全国人大环资委建议修改《可再生能源法》第八条第一、三款,即明确要依据发展战略和可再生能源技术发展状况,编制全国可再生能源开发利用规划。各地方制定的规划,并必须报国务院能源主管部门和国家电力监管机构备案。在第九条中增加了制定规划的原则和内容。均比原法更加细化。

为电企业增设底线

《修正案草案》确立了可再生能源发电全额保障性收购制度。即修改原法第十四条,要求国务院能源主管部门和有关部门制定全国可再生能源发电量的年度收购指标和实施计划,确定并公布对电企业应达到的全额保障性收购可再生能源发电量的最低限额指标,电企业应该收购不低于最低限额指标的可再生能源并发电项目的上电量。国家电力监管机构负责其实施。电公司每年必须达标,否则将受到惩罚。

原电力工业部总工程师周小谦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强化电企业规划和建设配套电设施的,是落实可再生能源开发利用规划的前提条件。现行可再生能源法对电企业规划和建设配套电设施没有做出规范,电规划和建设滞后于可再生能源发电的情况比较突出,一些地区可再生能源发电项目难以及时并发电,已经严重制约了可再生能源开发利用的持续健康发展。

情况的确如此。从以往的经验看,全额收购在现实中远远没有达到。电从安全和技术角度甚至自身的经济利益出发对可再生能源发电持有种种忧虑和排斥的心态。况且,原法中给电公司留下了余地,即“全额收购其电覆盖范围内的可再生能源并发电项目的上电量”。而我国的可再生能源电场建设缺乏规划,大多数处于电末端或远离电。此外,对电未全额收购可再生能源发电惩罚力度不够。

正像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委员会主任委员汪光焘指出的:“现行可再生能源法虽然规定了全额收购制度,但主要是通过在电覆盖范围内发电企业与电企业履行并协议来解决,实施中由于双方企业利益关系和关系不明确,缺乏对电企业的有效行政调控手段和对电企业的保障性收购指标要求,难以落实有关全额收购的规定。”

对此条的修改,汪光焘表示,突出了市场配置与宏观调控相结合的原则。在坚持可再生能源并发电招标制度的同时,通过保障性收购的最低限额指标,加强政府对可再生能源市场的宏观调控能力。

具体到电公司,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可再生能源发展中心主任王仲颖对说:“并存在瓶颈,个人认为不是技术的原因。丹麦等欧洲国家可再生能源并比例相当高,并不仅仅靠技术。最低限额指标的确立,强化了电企业收购可再生能源的和义务,给他一定的压力,迫使电公司通盘考虑各电间的协调。”

强制购买或强制上是发达国家在可再生能源发电方面普遍采取的的措施,如德国和西班牙法律规定:地理位置不在电运营商供电范围内的可再生能源电厂,距离该电厂最近的电运营商有接纳的义务,由此产生的额外成本,包括电建设费用,通过转移支付等手段在间分配,最后落实到终端用户的销售电价之中。

电建设资金仍未明确

除此之外,要想实施强制上和强制购买制度,为收购可再生能源发电的电建设是先决条件。然而,在政策上也没有明确规定电建设费用的出处。电规划和建设滞后于可再生能源发电的情况比较突出,有电发不出去的现象比比皆是。对此,《修正案草案》建议应规定电企业加强规划和建设的,应用智能电等先进技术,完善电运行管理,提高吸纳可再生能源发电的能力。为了提高电建设的积极性建议加快落实国务院批准的电价改革方案,以消纳可再生能源电力随机性、间歇性因素带来的新增合理成本。

资金管理法制化

最后,此次草案的一项重要修改是,国家设立政府基金性质的可再生能源发展基金。来源包括国家财政年度安排专项资金和征收的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等。

草案规定,国家可再生能源发展基金用于支持的活动包括:可再生能源开发利用合并的科学技术研究、标准制定、检测认证和示范工程;农村、牧区生活用能的可再生能源利用项目;偏远地区和海岛可再生能源独立电力系统建设;可再生能源的资源勘查、评价和相关信息系统建设和促进可再生能源开发利用设备的本地化生产等。

王仲颖对说:“政府性基金的建立,规范了资金来源、管理、使用等方面,为可再生能源发展提供了财力上的长效机制。”

据了解,这部分基金的管理办法由国务院财政部门会同国务院能源、价格等有关主管部门制定。

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主任委员汪光焘在向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作有关修正案草案的说明时说,建立可再生能源发展基金,是政府重要的经济调控手段,也是国际上很多国家推进可再生能源持续快速发展所采用的有效办法。

全国工商联新能源商会常务副会长杨立友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目前我国已建立了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资金制度,征收标准为每千瓦时2厘钱,2009年全年预计征收45亿元左右。

汪光焘介绍说:“上述费用如果不定性为政府性基金,会导致两个结果,第一,要缴纳增值税和企业所得税,两税会占到1/3;第二,资金调配周期长,补贴资金不能及时到位。《草案》的意见是把现行可再生能源法规定征收的电价附加和国家财政专项资金合并为政府基金性质的国家可再生能源发展基金。”

代表各抒己见

此外,尽管关于可再生能源发电分类上电价问题受到多方关注,但人大环资委仍表示,由于现行法律中有关可再生能源发电上电价的条款,规定了有利于促进可再生能源开发利用和经济合理性的原则,对当前出现的上电价问题,主要还需通过完善法律实施办法,加快制定并公布全国可再生能源分类上电价以及研究制定有关太阳能发电项目和价格的具体管理办法等来解决。

全国人大农业与农村委员会副主任、全国人大常委尹成杰25日在参加分组审议可再生能源法修正案时认为,目前,对生物质发电的扶持力度远远不够;人大代表黄鸣表示,应尽快出台可再生能源法税收优惠的实施细则。人大代表张红表示,目前可再生能源发展中,存在着开发利用与技术成熟度、使用成本不协调的状态,使得目前可再生能源的组件制造、加工产业发展速度,远远大于可再生能源利用的发展速度。

不过,在27日下午的发布会上,全国人大常委会环资委副主任委员蒲海清透露,这部法律还要再次提交审议修改。他对说:“主要分歧点在电收购、电建设、政府性基金方面。两个月后人大将继续审议。”


制作拼团小程序
小程序的制作
简单实用小程序开发